当前位置: 宠物社区 >  休闲娱乐 >  时尚娱乐 >  《少年派》 拿奖会很有面
选中全选
移动 删除 置顶 高亮 推荐

《少年派》 拿奖会很有面

131

查看

0

回复
定位

打伞用龟壳

打伞用龟壳

注册会员

发帖:2 啊呜:0 精华:0 宠日志:0 人气:49 照片:0

打伞用龟壳

地区:贵州 啵币:134

注册时间:2015-12-15

最后发言时间:2012-12-25 14:45

1#发表于 2012-12-07 09:57 |  只看该作者

[导读]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上映以来,成功引爆口碑与票房。破3亿的票房背后,关于剧情的各种解读也激发热议。为了回馈热情影迷,正在英国宣传影片的李安导演接受了电话访问。



《少年派》 拿奖会很有面-图片1


李安和他的《少年派》




 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上映以来,成功引爆口碑与票房。破3亿的票房背后,关于剧情的各种解读也激发热议。为了回馈热情影迷,正在英国宣传影片的李安导演接受了电话访问。

整个访问过程中,你仿佛重看了一遍《少年派》。安叔时而走心,抛出"我感觉我现在就是派,你们就是盘问我的轮船公司职员"的玩笑,时而理性,大谈信仰对我们生活的重要性。

你完全分不清楚,现实中的李安,到底是个怎样的人。

半个小时的访谈一晃而过,时间很短,余味很长。关于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的解读,关于影片的信仰诉求,关于特效,关于影片的奥斯卡之路,所有你关心的问题,都得到了安叔一手的答复。

采访结束时,安叔特意强调,整部片子拍完到现在,他自己都处在一个很混沌的状态,自己很用心拍一部希望得到反响的电影,但面对大家的各种求证时,又无法给出让大家满意的答案。

希望大家不要把我讲的话当成标准答案。这是安叔在致谢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他用一部《少年派》激活了无数人心中的想像力,却又选择失语,来让每个人的想像力放飞地再久一些。导演做到这个份上,你已经找不到他与"完美"一词之间的距离。

 



关于影片本身

派本身的气质跟我很像

腾讯娱乐:《少年派》规避掉了很多血腥场面,比如动物园里老虎吃山羊,船上老虎吃鬣狗,为什么都没有直接表达?

李安:因为电影的本质不同,我拍《与魔鬼共骑》、《色•戒》,很多残暴的场面也都是正面展示,没有逃避。你可以写一个小说,描述脑部开刀手术有多么生动,多么有趣,可是拍成电影,观众是看不下去的。

电影是直观的,非常写实的效果放在人的眼前。你是在触摸心灵跟感性,尤其是描述小孩的东西,《少年派》全片都在比较柔和的情绪中,(这些血腥场面)带给观众那么大的刺激,他要自我保护,要关掉,感官自己要麻痹封闭掉,这种现象对片子不好。

腾讯娱乐:而且美国有分级制度,太多血腥场面对孩子影响不好。

李安:对。尤其在欧美很多观众是初中高中生,不适宜过度的刺激。当然,最主要的原因是,意思到了可以想像,成年人往残酷的方向想可以,不要太刺激也可以,基本上感情的流动不能断掉,这是我主要的考量,跟品位不太有关系。

腾讯娱乐:很多观众拿您本人跟男主角对比,感觉你们俩长相上很相似,选角的时候是不是就想找个跟自己很像的人来演?

李安:我在剧本中描述派的时候,已经有这种心情。当然,选角色的时候,他是不是好演员,有没有好人缘,上不上相,这都是职业上必须的考量。至于你的观点,我想可能有一些吧。尤其是气质方面,电影是我表达自己想法、品位、情感的方式,找跟自己气质相近的人来演很自然,形象更帅一点当然更好。

腾讯娱乐:我们觉得您比派年轻的时候帅。

李安:是吗?谢谢(大笑)。

腾讯娱乐:现在的票房超出您的预期吗?

李安:超过了我的预期。我记得宣传的时候福克斯的人还给我让我做好心理准备,说我们都喜欢,但这个片子偏文艺了一点(笑)。所以我本来没有这么高的期待,不过有这个现象,当然是很高兴。

腾讯娱乐:但《少年派》在IMAX银幕只放映了一周。

李安:这个我不晓得。就我了解,IMAX一个片子就一周,对大家都很公平的。我不太好置疑,生意就是这样子。我觉得很公平,一人一周,希望还有机会有的能再看,让想看的观众看,有一些弹性也很好。

《少年派》 拿奖会很有面-图片2

《少年派》引起国内影迷的大量解读


关于解读

我欢迎大家来解读

腾讯娱乐:您怎么看《少年派》在国内引发的解读热潮?

李安:这个片子有很多迷糊的东西在里面。我有时候不愿意讲,也讲不清楚,很多是抛砖引玉的。你们不要像那两个日本的探员一样,一定要问出所以然。我现在感觉好像就是派,坐在病床上,被大家的眼睛盯着看,看我到底是要讲什么东西(大笑)。

腾讯娱乐:《少年派》在国外的口碑也很好,但甚少像国内这样引发解读热潮。这是中西方文化差异的问题吗?

李安:这个问题很难回答。其实,不管是导演还是制片、跟观众交流、看影评,我长期都走在东西方之间。但这一次,有一个强烈的感觉:我还真的是亚洲导演。《少年派》在西方也有解读,但没有夸张到内地这样。这个现象很贴心,但基本跟我的预期相符。

我是台湾成长的,基本是东方教育下成长大的,在求取平衡和玄之又玄东西的拥抱、尊重,还有它的柔和。西方很难跟它讲清楚,它要讲的一清二楚的,是明喻还是暗喻,常常要水落石出,这种迷糊帐对他们来讲,不太容易把握。

腾讯娱乐:中西方的两种解读模式,您更偏爱哪一种?

李安:我觉得从一般影评来讲,因为那是他们的工作,有制式的方式评论。他对影片的解读,我觉得不是他的主旨跟主要的兴趣。而网站上一般的观众,其实有些很有趣的解读。从表面媒体的影评跟内地观众很热切的心情来看,我觉得这两个是不能相比的。

我不晓得我能不能讲的很清楚,作为电影创作者来讲,我很喜欢看到内地观众这么强烈的解读热情,其实也反映到本身的求知欲、观影欲,我很欣喜在内地看到这些东西。我很珍惜的,这是我跟观众的缘份。

腾讯娱乐:这些解读中有些观点显然是过度解读了。

李安:作为导演,我不能说过度解读这个词。《少年派》本来就是邀请人来解读的。不管是西方还是东方,大家都会问,到底真的意思是什么?拍的时候是什么想法?我觉得把我的想法讲出来会有标准答案的感觉,限制了观众的想像,跟书或者是电影本身的创意不太合。所以,我欢迎大家来解读。

腾讯娱乐:但内地很多导演却怕观众对他的电影过度解读,您怎么看这个问题?

李安:也没办法。你是自己找的,你铺下的路子就是让大家解读。过度、适当或者是不够,都有。我们出手了,就会有这些现象。我觉得无所谓过分解读,爱讨论爱解读没有办法。我们抒发我们的情怀,想跟观众沟通,我们有一些意愿放在电影里,就会激发一些东西。

像佛家不要缘起缘落什么都不做最好,一出手就会有事情。既然有这么大热情要拍片,得到回响是应该的,怕也没有办法。有时候希望只有好的解读是适当的,没有太少也没有太多,是不可能。既然入了这行,做我们想做的事情,得到一些解读,一些反响,大体上是好的事情。

关于信仰

无关宗教 讲的是心灵上的追求

腾讯娱乐:派在片中有三个信仰,他说信仰就像一栋房子,里面有好几层,每层有屋子,其中还有怀疑的空间。这句话很多人都很喜欢,也很具颠覆性,您本人对待信仰的观点是什么样的?

李安:我觉得信仰对人生很重要,因为人生可以用科学证明,可是手眼能够触及到的东西非常有限,你不能证明精神层面上的东西,道德又是玄而又玄的东西,你感性上或者理性上到达不了,在感性上需要有结合,不然人生是非常空洞的,破碎的,英文讲就是Chaos。

我觉得有信仰是好事情,信仰要用宗教追求,这不是这本书或者是片子讨论的。宗教在题材里是铺垫的过程,什么都可以接受,也等于什么都不接受。

腾讯娱乐:所以,重点是什么?

李安:重点是面对上帝。上帝是什么?信仰是什么?心灵是什么?宗教跟社会和文化积习有关系。你讲心灵的时候可能会超过这个东西。《少年派》里宗教只是铺续,当没有宗教、没有社会,也就是没有那个动物园提供社会性保护的时候,面对的上帝到底是什么?这是虚的东西。这时候在自然里怎么存活,那是物理的东西。

心灵上最后怎么不发疯?怎么不绝望?怎么不沮丧?怎么熬过这个?我觉得不只是海上漂流存活的故事,更是对人生的隐喻。这个旅程是比较抽象的东西。结尾有一个反转,有一个思索,一个讨论,这个东西才是《少年派》的主题。我一直不觉得片子或者是书的主题在宗教,而是在心灵上的追求。

腾讯娱乐:西方媒体对《少年派》的信仰主题如何解读?

李安:美国解读的比较单纯,派还有没有希望,我觉得要比较简单一点。欧洲媒体跟你们问的问题倒很像。怎么看待宗教,怎么看待上帝神这个东西,它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?我是东方成长的,怎么看这么玄的东西,他们对这个有很大的兴趣。

但他们对《少年派》的信仰只存在于那两个钟头,把它的主题当成个人人生信仰的比较少。我觉得这是真的心灵活动,利用电影,不只是跟拍电影的人有种互通交流,还要彼此间看了以后受到刺激,产生心灵交流甚至是讨论,争辩,本身有一种活力,让我们觉得活的有意义,不孤单,不沮丧,这是好事儿。我很小心的在做这个片子,不要偏到哪一个方向去,大家有一个可以交流的平台就好。我尽量这样做,尽量达到那样的平衡。


 

关于创作和奥斯卡

3D是电影语言 拿奖会很有面子

腾讯娱乐:您的影片大多取景地在台湾,您是怎么沟通的,是来回往返几地,还是通过特殊的方式?

李安:沟通稍微慢一点,可是都没有问题。电影是全球化的东西,不光是美国、台湾、内地很多合作,有些人特效会到新西兰做,我们录音,比如音乐则在英国做。现在网络的连接非常容易。基本上还是讲英文,台湾有一些英文基础,可是不像印度、香港那么好。中级跟高级的工作人员都是外面带到台湾的,台湾的工作人都比较年轻没有经验,以学习的身份工作。

基本上他们自己的英文要加强,不行的话有翻译,每个部门都有翻译来沟通。我是见到讲中文的讲中文,见到讲英文的讲英文,没有问题。沟通稍微比印度慢一点,可是不是问题,这个年代沟通我觉得都不是问题。

腾讯娱乐:片子里的很多特效都是由美国特效公司做,听说年内可能会在台湾开设一个分部。这个对您以后未来的电影作品有考虑呢,还是台湾的分部会推动台湾本土电影?

李安:完全是后者。我拍这个片资金不是很大的问题。有资金哪里好就请哪里人,而且我也不是生意人,我跟任何人没有生意关系。我做这个片子了解到,他们在印度、马来西亚、新加坡都有厂,在台湾这样的地方,在我老家,我觉得有挺大的脱节。台湾动画挺好的,可是视觉效果这块就……

我拍片一半的经费都花在视觉效果上,台湾跟这个脱节,我觉得很可惜。我就跟他们说,台湾好地方,你们来看,合适的话就训练一些人,对你们生意也好。他们就来看,真的是条件蛮好的。年轻人从来没有把视效接轨国际化,做任何事情都是代工,代工到某一个程度了,集中某些比较有才气的人,有创意的人,就会有创意的作品出来,也会带动整个工业。我希望对台湾的电影工业,在这块上能有一个衔接。台湾电影基本上还是穷拍,单打独斗,电影工业不是很健全的,需要一些推力帮助。

腾讯娱乐:《少年派》的3D很自然很舒服,您是怎么把技术手段和故事结合在一起的? 3D是您特别想尝试的都是还是顺应潮流?

李安:不是顺应潮流,是正好有这样一个潮流让我注意到有这个可能性。这个电影用2D还拍不出来,在电影上很难上大家坐的住。3D可以把观众带到跟派一样的环境中,投入感更强。当然我做了很多实验,上了该上的课。如果跟着潮流做会让大家看轻这个片子,我觉得这样不太好,我真的是有需要用3D。

3D是新的视觉的幻觉,怎么样处理,怎么样让那个东西跟观众沟通,一个并没有存在的电影语言跟观众沟通,怎么样建立你跟观众的关系,很小心,小心翼翼的,去把它慢慢给观众做一点培训,也培训自己,电影沟通的语言很小心的建立。

3D是发人深省的,到底眼睛看东西是怎么回事儿。摄影机看到的就是事实,可是观影是用心在看,把东西看进脑组合以后,跟心里的情感、经验交汇起来以后产生的活动,这个是很难琢磨的。你在琢磨它的时候,对自己是很大的启发与学习,因为里面有旧的习惯,根深蒂固的东西。用3D做你的脊梁做背景的时候,有恐惧感也有新鲜和兴奋感,会发现新的道理,新的存在的观影价值在里面。

对我来讲, 3D的过程就是漂流的问题,也是很大的学习过程。我觉得还需要很多年,大家才会有共同语言,像2D一样,2D也不是一下子变成现在这个样子,也是经过一百多年才成熟的。现在拍电影对我来讲,新鲜的东西越来越少了。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去突破,跟观众交流,这个可能性很有趣,当然我还不很确切知道它是什么。

腾讯娱乐:《少年派》用一个字来形容就是"美"。之前卡梅隆也提到了这一点。您是怎样考虑,在这部残酷的电影里加入大量的"美"的?

李安:我觉得需要这么美。第一个故事,大部分是铺陈叙述,描述这个很生动的故事。我拍了很多,有些不是那么绝美,可是后来我发现为了第三幕,为了最后的争辩,我必须把它当成抽象的故事,而不是生存故事。

腾讯娱乐:最近有消息说您和昆汀、本•阿弗莱克他们开了一个圆桌会议,你们几个在会上说了一些什么,《少年派》的奥斯卡公关现在进行的怎么样?

李安:那个圆桌会不是我们召开,而是我们被招来开这个会。通常碰到这种情形我会有点害羞,不知道谈什么,主持人抛出一个东西大家就谈,我口才不是特别好,不太爱讲话,我在那个会上讲的东西很少。我本身不是很想去,可是没办法,它是奥斯卡的公关活动。它那么抬举你,把今年的热门导演都找来了,不好不识抬举就去了,还照了集体相(笑)。

每年奥斯卡都有风向球,大家会受到彼此的影响,朋友、电影公司的影响,也会受社会气氛的影响、票房、影评影响。(得奖这件事)真的很难估计,大家都在拼命往前挤,有的话是很大的荣耀,因为全世界都在看嘛(大笑),没有也不表示艺术比人家差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
我们都会尽量争取。目前不晓得,他们让我去什么我就去什么(笑)。风向球会一个一个出来,你就开始决定你怎么做,怎么应对。为了团队,我都想自己得奖,很有面子。

腾讯娱乐:下一部电影拍什么?

李安:还在迷失状态(笑)。我拍一个片子如果有影响力的话,我需要一点时间淀下来,才能安心的走下去。现在还没有什么让我特别动心的东西,我现在处于宣传、休息的状态,还有应付媒体,应对大家反映的状态。


快速回复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返回底部